影視資訊

今年三部古裝熱播劇都在同個地方取景拍攝!雷佳音海鮮就著小酒,在這里熬過“交出命”的日子!

來源:象山影視城     作者:管理員     更新時間:2020-01-06
 2019年的堪稱是古裝劇的“春天”,年中有全民追捧的《長安十二時辰》 。歲末熒屏,古裝劇更猶如“下餃子”般播出。諸多目前熱播的古裝劇中,熱度較高的是《慶余年》、《鶴唳華亭》。其中,《鶴唳華亭》開播最早,但評分最高的卻是《慶余年》,高達8.0。
值得一提的是,三部熱播劇都在象山影視城取景拍攝。這里每時每刻都發生著故事,白天夜晚熬夜拍戲的雷佳音在這里熬過演員生涯極具挑戰的日子;羅晉在戲中哭著哭著就度過了37歲的生日;金瀚飾演的齊王蕭定棠是個反派,但戲下卻是個“開心派”。
1:《長安十二時辰》 
海鮮就著小酒,雷佳音熬過“交出命”的日子
《長安十二時辰》有多好看?有人用了這樣一個比喻:好比我和狼搏斗,命懸一線,突然有人大喊,《長安十二時辰》更新了!我立即停手開始追劇,一抬頭發現狼也在看。
《長安十二時辰》講述天才少年李必在上元節花燈會當天,為防止狼衛(偷渡進城的危險人物)”入侵,調用原不良帥首領(相當于刑警隊大隊長)現為死囚的張小敬共同守衛長安城24小時。在原著高銷售、擁有大批書粉的基礎上,此劇盡可能還原原著,劇情緊湊、演技及服化道到位,從而獲得多方好評,連劇中轉場時的空鏡也被人稱道。而“熙攘繁盛,光耀萬年,再也沒有比長安城更偉大的城市”的這座李必贊揚的長安城,取景地正是象山影視城。4年前口碑爆棚的《瑯琊榜》也取景于此。

“唐城”建于象山影視城原陸家莊區域,由《長安十二時辰》劇組設計,并與象山影視城合作總投資5000萬元建造。“唐城”占地71.22畝,由65幢唐代典型建筑組合而成,包括萬泉宅、霍寨、街道、古代坊墻等。為了精益求精,劇組參考了過去長安城的地圖和史料,展現了長安城108坊的有序、整齊和對稱。也許是大唐太過輝煌絢爛,以至于后人對長安有無限遐想,鏡頭中的長安城一草一木皆如唐詩般美好夢幻,滿足了世人對長安城的幻想。白墻黑瓦,雕梁繡戶,恍惚間穿回了大唐。

向來搞笑見長的雷佳音在《長安十二時辰》中飾演了一個正經人,張小敬。一個拯救長安于危機中的人,為人狠、毒、辣、拗、絕,人稱“五尊閻羅”,一個有點超級英雄感覺的人物。張小敬在鏡頭中飛檐走壁、上天入地、來去如風,網友為此送了雷佳音一個新綽號:長安跑酷第一人。
其實這部戲定角色時,雷佳音的《我的前半生》剛剛播出,導演原本想讓他演男三號。但看完劇本,雷佳音渾身都滋生出想演張小敬的想法。他一點也沒有掩飾自己的欲望:“在行業里這么多年,我就是努力想讓大家知道雷佳音是個還不錯的演員。我缺少的是主角光環,我不會再有一個35歲了。”而最后,定下自己飾演張小敬時,雷佳音永遠記得導演曹盾說的,“拍這部戲,就要把半條命交給我”。

在《繡春刀2》中,雷佳音首次挑戰古裝動作戲飾演錦衣衛。但《長安十二時辰》中他的武戲更多,難度更大。每天收工后雷佳音都會繼續接受幾個小時高強度的體能訓練,以保證能以最佳狀態投入本劇的拍攝。“真沒接過這么累的戲,我快扛不住了。”劇情發生在二十四小時里,卻拍攝了180多天,每一天無論對張小敬還是雷佳音來說,都顯得太漫長。常常經歷凌晨三點收工,四點重新上妝的拍戲。唯一令他有些許安慰的是,在象山的這些日子里,特別愛吃海鮮的他可以隨心所欲吃到飽,每天一到劇組,化妝兩個半小時,雷佳音就會讓助理去飯館點兩個菜。他說,或許是因為自己在上海上的大學,所以對象山的海鮮和其他飲食都特別適應,拍戲的間隙喝幾口小酒,吃個海鮮,在這個宜居的小縣城除了拍戲太苦,其他對雷佳音來說,都算友好。
粉絲小吳合影后說:OMG!大頭果然頭大
在象山的這段日子里,除了熬夜拍戲,雷佳音參加了在影視城舉辦的《長安十二時辰》明星見面會。片場休息的時候,影視城的小吳樂顛顛地跑去找他合影,因為之前網絡上都說雷佳音是大頭boy,所以小吳特別留意了一下雷佳音的腦袋。最后得出的結論是,“OMG!真的還蠻大的。”小吳求合影時,雷佳音相當爽快,吆喝著,“來來來!”一群迷妹挨個排著隊合影。那一段時間除了早先就已經定下的廣告拍攝以外,雷佳音幾乎沒有邁出過象山一步。為了履行廣告之約又不耽誤拍戲,就將拍攝地選在象山海邊。
臨近《長安十二時辰》殺青,雷佳音的體能也到達極限。拍攝期間,雷佳音的兩個武替因為動作幅度過大鎖骨斷裂、小腿骨折,倒下了。他自己則去過四家不同的醫院,治療挫傷、摔傷。拍攝間隙,雷佳音的經紀人來象山看素材剪輯成片,坐在棚里邊看邊哭。倒是雷佳音沒怎么心疼自己,他安慰說自己協調能力好,所以打戲上手快,雖然很累也很傷但每拍完一個流暢的長鏡頭,心里全是滿足,覺得自己又突破了。
他調侃自己,“我一個演文戲、靠嘴掙錢的演員,現在靠的是動作。”用了半年,雷佳音終于成功將自己變成一個動作演員。雷佳音說,每每從寧波櫟社機場前往象山,車經過象山港大橋,望一眼一望無際的大海,他都會感到孤獨,也會感到渺小。他想著,可能是因為人到了一定歲數,所以會不停思考,人生到底什么,而活著又是為什么。而戲拍到最后,張小敬的疲憊感根本不用演,因為那種疲累已經“長”在雷佳音的身上。而現在,經歷了這部劇跌宕起伏的播出過程,回想起自己辛苦的拍攝經歷,雷佳音覺得很滿足,一部古裝戲卻頗具現代感,看似表面平靜的張小敬其內心住著一只野獸。

憑借《長安十二時辰》中的精湛演技,雷佳音今年摘得了亞洲內容獎最佳男演員的獎杯,值得欣慰。

2:《鶴唳華亭》
借哭戲扳回一局的羅晉“太難了”
11月12日,古裝劇《鶴唳華亭》低調開播。當下古裝劇播出充滿變數,觀眾們也早已習慣這種零宣發就突襲上檔的手法。晦澀難念的劇名、憋屈到哭的男主,神反轉劇情,《長安十二時辰》、《陳情令》之后,《鶴唳華亭》被網友寄予爆款厚望。
《鶴唳華亭》改編自雪滿梁園的同名小說,皇太子蕭定權少年喪母,齊王及其岳父中書令屢屢制造禍端,大臣之女陸文昔守護在他身邊,二人互相配合鏟除奸佞,為了社稷的安寧相持相伴。目前,該劇豆瓣評分穩定在7.5分,首頁也幾乎零差評,連不少原著黨都給予首肯說,“改編得不錯,水準之上”。看這部劇最常見的操作是,點進去就停不下來,然后立馬乖乖掏錢充了會員,并熬夜看了所有已更新的劇集。
《鶴唳華亭》去年5月21日在象山開機,并在象山影視城的一個攝影棚內舉行了盛大的開機儀式。導演楊文軍形容自己是用年輕的心態來創作拍攝了《鶴唳華亭》,這是一部反映年輕人夢想與抉擇的古裝大劇,“不同于以往熒屏熱播的古裝劇,總拘泥于朝堂上的陰謀纏斗,或沉醉在后宮的爭風吃醋,我更希望這部劇更多的表現出以家國天下為重的仁者之心和忠誠大義。”楊文軍最大的希望是通過塑造蕭定權、顧逢恩、許昌平等一系列年輕朝氣的角色,反映年輕人夢想與抉擇。劇中男主羅晉飾演蕭定權,腹背受敵的太子,一方面受到父皇忌憚打壓,一方面又受到齊王蕭定棠對太子之位覬覦,最終為家國犯險,還背負千秋罵名。
 一開始剛播時還有網友diss羅晉30好幾的年紀還演少年,但隨著劇情推進,羅晉先是憑一場哭戲拿下男版哭戲教科書的美譽,又因劇中根本停不下來的一再被虐,獲封“難神”。羅晉說自己在拍這部戲前就做好完全準備,“這是一部父子虐情大戲,但我依然被劇本故事打動,被原著作者的文筆所折服,希望可以用年輕而嚴謹的心態,打造這部古典厚重,又具有唯美質感的作品。”
在象山拍攝的近7個多月時間里,正好是羅晉忙于與唐嫣的婚禮。去年10月28日,羅晉和唐嫣走向婚姻,雖然婚后兩人各自忙于工作,但兩人的甜蜜11月30日是羅晉37歲的生日,剛剛新婚的他選擇在拍攝《鶴唳華亭》的象山片場度過自己的生日。知情人透露,唐嫣當時特地抽時間前往象山陪伴羅晉,就為了給羅晉慶祝生日。當日唐嫣通宵拍戲到11月30號凌晨四點,四點下戲后,她直接坐4個多小時車從上海趕往象山,短短相處幾個小時,第二天又趕往北京參加活動。兩人的感情可以說非常甜蜜令人羨慕了。
《鶴唳華亭》中男主蕭定權的最強勁敵是金瀚飾演的齊王蕭定棠。此前因為鋼鐵直男特種兵“厲致城”,金瀚圈粉無數。拍攝《鶴唳華亭》,金瀚在象山待了小半年,跑遍象山海灘吃遍了小海鮮,還歡樂地在爵溪夜排檔、阿拉的海等留下帥氣“背影”。金瀚說,他喜歡健身、出海釣魚,更喜歡大海,“大海上那種寬闊的地方讓人很舒服。”而每日追“荔枝橙”劇追到凌晨的迷妹們并不知道,“荔枝橙”曾經就在你身邊,走你走過的路,吃你吃過的店,甚至看你看過的風景。
3:《慶余年》
網友奔著正劇而去,笑到抽筋退出來
范閑祈年殿斗詩、慶國神仙團出道、范思轍原來是郭德綱的兒子、五竹靠顏值“帥”上熱搜、可愛死了、深V慶帝、雞腿姑娘、核善眼神等等十八桿子都打不到一起的新詞統統來源于最近在熱播的劇集《慶余年》。《慶余年》原著是穿越文,劇版《慶余年》從穿越劇改成了書中書,講述了攜帶著現代文明光輝的主人公來到古代王朝慶國。因為劇名,網友起先奔著正劇而去,卻沒想到笑到抽筋退出來。天哪!竟然是喜劇!
從第一集開始,小范閑就演技在線,把一個鬼馬精靈的“野孩子”演得讓人捧腹。小范閑拜師學藝,一個師傅想“打死”他,一個師傅想“毒死”他。而這個熟悉的面孔原來是《我和我的祖國》奪冠單元里的冬冬——寧波童星韓昊霖。《慶余年》去年曾在象山影視城等地緊鑼密鼓拍攝長達170多天,韓昊霖在片場拍戲時的造型機靈可愛,劇組都稱贊其“小小閑天然萌”。當初拍攝《慶余年》時,導演挑選韓昊霖主要是看了他在2018版《倚天屠龍記》中出演童年張無忌的精彩表現,沒想到對比他和張若昀的童年照,竟意外發現兩人長得十分神似,幾乎撞臉。
韓昊霖長大后就成了張若昀,故事依然出奇的好看好笑。比如張若昀和李沁因為雞腿定情,郭麒麟飾演的范思轍簡直是地主家的傻兒子。開播之后《慶余年》獲得近20億點播、豆瓣8.0評分、胡潤2017年網絡文學最具價值IP之一。
細細分析,《慶余年》的走紅似乎也在情理之中。首先是久違的古裝劇類型,而且風格類似早年《戲說乾隆》、《鐵齒銅牙紀曉嵐》。讓觀眾忘記歷史,沉湎于有趣的故事。就像大家小時候看的小人書,包裝簡單,內容卻喜聞樂見。演員陣容上老中青的結合也使整基的演技層次大為提升,且兼顧流量和演技,兩者互為輔助。就拿陳道明來說,時隔七年未曾有過作品,《慶余年》更是多年來未接的古裝戲,而想而知再演帝王的陳道明也是被劇本題材所吸引。  
(來源 寧波晚報 文/吳丹娜)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图手机版